超2000萬用戶,41天。

這是“相互保”留下最后的數字。2018年11月27日中午12時,身披相互牌照外衣的“相互保”正式告別歷史舞臺,卸下保險身份,變身名為“相互寶”的網絡互助計劃。

打開支付寶的螞蟻保險頁面,已經不見人數增加的數字變動,取而代之的是“2000萬人的選擇”字樣,就在這之前,參與“相互保”的人數增加幅度可以以秒來計算。

這是一個在保險市場掀起“熱浪”現象級產品,上線一天加入成員人數即達百萬,三天達330萬,到了第八天突破了1000萬……截至監管出手叫停,加入人數已經超過2000萬,這個數字可能需要一家傳統險企積累多年才能達到。

一切似乎早有預料,就在“相互保”上線不到一個月后,眾惠財產相互保險社與京東金融曾合作推出的“京東互保”并開始低調內測,但不到兩天就“慘遭”下架,留下3333名已參與人員等待產品再度上線。

“京東互保”低調下線后,網絡互助+保險的模式便引發了更為激烈的討論,但更多的,是對相互保和京東互保命運的擔憂。

從高調問世到信美人壽相互保險社(以下簡稱:信美人壽相互)以違規之名離場,用戶不斷增長期間發生了什么?

這是一個博弈的過程,一方面信美人壽相互在銷售和條款、費率使用過程中觸碰監管紅線,另一方面,則是傳統險企對互聯網巨頭進入保險行業并帶來沖擊的擔憂,與監管層對互聯網金融創新過度,風險邊界把控的謹慎。

創新與風險之間,天平如何傾斜,消費者利益該如何維護?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險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看來,一個包括保險科技在內的“監管沙盒”機制值得嘗試,選取某個領域、某條業務線作為試點,為創新提供真實測試環境。

身份轉變

變化發生在11月27日。中午11時左右,支付寶官方微信發布聲明稱,自11月27日中午12時起,“相互保”將升級為一場網絡互助計劃,同時更名“相互寶”。

螞蟻金服表示,我們接到合作伙伴信美人壽相互通知,監管部門約談并指出其涉嫌違規,所以信美人壽相互不能以“相互保大病互助計劃”的名義繼續銷售《信美人壽相互保險社相互保團體重癥疾病保險》。

很快信美人壽相互也發出了自己的聲音,近期監管部門約談我社,并對這款團體重疾保險產品的業務開展情況進行現場調查,指出其涉嫌存在未按照規定使用經備案的保險條款和費率、銷售過程中存在誤導性宣傳、信息披露不充分等問題;我們將根據監管部門要求停止以“相互保大病互助計劃”為名銷售《信美人壽相互保險社相互保團體重癥疾病保險》。我們將認真檢討、吸取教訓,今后既要堅持創新,更要依法合規開展各項業務。接下來會吸收各方好的意見和建議,既要堅持創新,更會依法合規的開展各項業務。

經濟觀察報記者了解到,這是信美相互和監管機構溝通20多天后的結果,期間也曾提供過多種整改方案,就在公開信發布之前,監管機構還在公司做溝通。

面對變化,螞蟻金服則表示,基于目前情況,從用戶權益及體驗角度出發做出主動調整。

新的“相互寶”與原來的“相互保”,在大病保障范圍、分攤模式及互助金額度等方面基本一致。與此同時,在原有基礎上作出三點調整,每位用戶在2019年1月1日至12月31日期間的總分攤金額不超過188元,如有多出部分全部由螞蟻金服承擔;管理費將從原來的10%下降到8%;未來如果“相互寶”的參與人數低于330萬,計劃也不會立刻解散,螞蟻金服會繼續為用戶提供一年的大病保障。

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險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看來,“相互保”將科技與互助的保險機制結合起來,不同于傳統的保險商業模式,與已有的監管規則形成一定的張力。相互寶回歸網絡互助計劃,信美人壽相互不再參與,這是監管部門基于維護現有監管規則以及不同市場主體競爭公平性的考慮,可以理解。監管部門鼓勵在依法合規的基礎上的創新,但對于涉嫌報行不一、信息披露不充分等問題,有可能影響消費者合法權益,有采取監管行動的必要。

信美相互退場背后

10月16日,螞蟻保險、信美人壽相互聯手面向螞蟻會員推出“相互保”,以實現大病保障低門檻以及互助共濟。

加入相互保計劃后,參與成員會拿到的是一張名為《信美人壽相互保險社相互保團體重癥疾病保險》的團體險合同,投保人為螞蟻會員(北京)網絡技術服務有限公司,信美相互為保險人,千萬參與“相互保”的螞蟻會員身份則是被保險人,保險期限為一年。與網絡大病互助計劃相比,彼時的“相互保”是保險產品,經過備案,一旦發生風險,保險保障基金會進行兜底;與此同時,保險產品的剛性賠付以及更加專業的風險控制手段使得“相互保”更受歡迎。“平時1毛,大病30萬”、“每個月花幾塊錢幫別人,換未來幾十年30萬大病保障刷”、“國民保險”……屏式的營銷使相互保很快成為熱詞,并在各大微信群被討論,加之海量的螞蟻會員,再配以低門檻、低成本的參與方式,相互保用戶數量呈現了幾何式增長:上線一天加入成員人數即達百萬,三天達330萬,到了第八天突破了1000萬……而截至以保險身份被叫停,相互保用戶已經突破2000萬,或許這是行業內最大的團險大單。

這個數字是出人意料的,包括保障提供者信美人壽相互,更包括監管層。“現在增速遠超我們預期,之前的目標就是3個月內達到330萬。”上線初期,信美相互相關工作人員曾這樣對經濟觀察報表示。10月24日,在相互保用戶突破1000萬后,信美相互董事長楊帆一度公開發聲:現階段,信美相互會和支付寶聚焦于相互保的順利運營,未來會視情況不斷完善計劃。“相互保在前期宣傳上,有一些誤導性的陳述,另外在費率使用上也與報備的有些差異”,一位接近監管層的人士表示,“現在兩千萬,未來可能五千萬甚至過億,這個風險就很大了。放眼全球,不管是歐美國家還是日本,金融行業與互聯網的結合都沒有這么深,金融風險還是很大的,稍微不謹慎就會引發系統性的風險,所以監管層是很謹慎的。”

當初在產品上線時,螞蟻金服副總裁、螞蟻保險總裁尹銘曾表示,中國最大的人壽保險公司是中國人壽,他的用戶有3個億,今天螞蟻保險的用戶已經有4、5個億了,但是相互保這一款產品我希望很短的時間內(參與人數)可以上億。

對于傳統保險公司來說,用戶基礎龐大的互聯網巨頭跨界進入保險行業沖擊是巨大的。也正因為此,有接近信美相互的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稱,正如市場傳言,公司的確曾遭到幾家大型險企的聯名舉報。

“客戶承擔成本存在著不確定性,嚴格意義上來說,甚至不算保險產品,”一位保險從業人士如是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這里有一個公平問題,是保險公司為大病互助計劃提供后端保障,相互保險社可以做,那其他公司可不可以做呢?”

“相互寶”還值得參與嗎

卸掉保險身份后,新的“相互寶”互助計劃還值得參與嗎?

在監管干預下信美人壽相互退出后,相互保變身“相互寶”成為大病互助計劃由螞蟻金服獨立運營。雖然面對案件核查等專業工作,螞蟻金服表示將會委托第三方公估機構,但更名后的“相互寶”與其他網絡互助已經沒有太大差異。

作為一種民間互助形式,繳納額度小、參與門檻低的網絡大病互助在近幾年來頗受關注。2016年在資本催動下,這些互助平臺一度野蠻生長,但快速的發展亦伴隨著非法集資、卷款潛逃、侵吞費用等違規行為。2016年底,原保監會曾下發《關于開展以網絡互助計劃形式非法從事保險業務專項整治工作的通知》,高壓監管下,近百家平臺宣布解散或宣布退出,堅持者不足十家。

而目前市場上規模較大的有輕松互助、水滴互助、抗癌公社、夸克聯盟、e互助、壁虎互助等平臺,會員多已達到百萬級別,其中諸多資本加持輕松互助、水滴互助,后者會員更是達到幾千萬以上。

輕松互助平臺公眾號顯示,輕松互助會員超過6000萬,累計發放互助金超過2.4億元;水滴互助則宣稱自己有4600萬會員,累積提供給互助金1.98億元。不難發現,在社保之外,保險公司沒有觸及到的客戶群體中,大病互助發揮著重要的作用。但這種缺乏監管的互助平臺也要防范資金安全、審核專業度不高等風險。

從“相互保”到“相互寶”,一字之差的背后,大眾將會對保險有著更深刻的認識,保險意識也將得到提高。而對于消費者來說,這種新的商業模式的嘗試也提供了一個新的選擇,正因為此,市場上亦有替“相互保”惋惜的聲音。

推薦內容

快三购买